电玩城捕鱼

冬夜里的鱼

发表时间:2016-02-19 点击:

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苍茫,鸟儿去了沉寂的地方。火烧云落到山那一边,风一阵冷过一阵。目光望着远方,一个人的影子在昏暗中挟裹着晚风,逐渐清晰。我和弟弟在等待父亲,和父亲手中的鱼。

胖头鱼,头重尾轻,一种廉价的鱼。父亲微薄的工资要养活一家四口,所以很少笑,只有在递给我们栓鱼的草绳时嘿嘿几声,在夜色中。

我飞跑着,把鱼交给母亲。弟弟在身后摇摇晃晃地追赶。母亲接过鱼,刮鳞、剔腮、破肚,整条的鱼被分成小块。菜籽油的香味混合着木柴腾起的浓烟弥漫开来时,厨房成了温暖的心脏,召集一家人围拢到一起。我们催促着母亲往炉子里添柴。火舌从灶口窜出来,母亲的影子映在后墙,忽大忽小。冷风缠绕着窗户棂子发出呜呜的叫声,屋里的温度升起来,热量向着寒冷四散突围。锅中的水,飞腾起来了,咕噜咕噜,鱼开始在水中歌唱。这是世间最美的音乐。 

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母亲开始吹锅盖上的热气。揭开锅盖,如同揭开一个谜底,鱼怎么样了?母亲洒下大把葱绿的葱丝,鲜红的辣椒片。锅盖合上时,她用毛巾环绕地盖住锅与盖的缝隙,让蒸气闷在锅里,鱼骨就会渗出异香。鱼终于出锅了,我和弟弟迫不及待,一人一只碗等着吃鱼。围坐在桌子旁,

全家人吃着香辣有味的鱼。父亲黝黑、冷俊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,眼前的景象是他的成就。

 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,我们逐渐长大成人。如今我已成家立业,在电玩城联合工作;而弟弟则定居北京,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。

温暖只会在寒冷中感知,冬夜里的鱼是我童年时的幸福。

责任编辑:段雨欣